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01-0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傅红雪的刀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又名《心疼小雪的迷妹日常》
      “我,天下第一雪吹,牛逼,打钱。”
      “不打怎样?”
      “……看到这个美人了吗?小心我马上给你洗个脑,你就屁颠屁颠去追五十集的新边,最后哭着到处打滚、上吊,总之死去活来,很惨的。”

PS:对不住,《新边城浪子》太长,我一时无力追完…orz所以人物ooc见谅
__________________
01
      我记得那是个风沙漫天的下午,我第一次在这个世界醒来。
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一路来,碰到的每个人都伸出手想吃我豆腐。
      而事实有力地证明,不要随便去碰别人东西,特别你碰到的是傅红雪和他的刀。
      ……我当然不是牛逼哄哄的天下第一刀客傅红雪啦,我是他的刀。
      咳,准确来说!我之前也是人...不对,我一直都是人。我深知我不属于这个江湖,我从前日子过得很舒坦。不像现在,每时每刻要对陌生的来人,发出鞘警告,至于真正杀人…抱歉,不想聊这事了,我晕血。
      我一直很纠结,具体我是怎么来到这儿,莫名其妙地寄居在傅红雪的刀里,我怎么也记不起来,这段记忆就好像被抹去了,一片空白。
      我尝试过一环一环地推理,没有用,我经历过的生命中就没有能跟这么奇幻的事搭边的,失去记忆前最后一件事还是在剪小雪的cut。
      我还记得的事情不多了,记忆在随着时间消失,但这些暂时都并不重要。
  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?
      我的朱砂痣,我的白月光!傅红雪!
      经典古龙武侠小说《边城浪子》里的悲剧人物,我到现在还不太敢相信,眼前这个生得极好看的黑发黑衣的年轻刀客,他在呼吸,他会眨眼,他会...哎好像不会笑(?)
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傅红雪就在这!在我身边!
      啊虽然很思念家人…但只要心里知道,他们是平安的,一时间回不去也没有让我绝望。
      更何况可以跟着小雪闯江湖,这是我一直求而不得的一件事!
      我瞟了一眼小雪,他的侧脸显得淡漠疏离,私心想着小雪这个角度好看毙了。
      小雪的眼睛因为进入了沙尘,导致红肿发炎,使我又想到书中的他,和他被仇恨桎梏的命运。
      我心抽了一下,这么好的人,凭什么这么苦的命?还有我为什么随身没有携带眼药水穿越?
      自我反省。

02
      “有人就有刀,有刀就有人”
      小雪天天和我形影不离,睡觉把我放在枕边,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摸我,确认我还在。
      虽说挺美滋滋的……
      但我心里知道,傅红雪最习惯的,还是用这把刀来杀人。
      我,作为小雪的亲妈粉,早就下定决心,立下毒誓,要在小雪走上不归路之前,尽早阻止他,感化他,带他好好体验人生的酸甜苦辣咸。
      并且与此同时……
      我觉得我也该好好和小雪谈一下他面对女人主动时,这种任君为所欲为的消极态度!
      我恨恨地磨牙,瞪大眼盯着那个死命往小雪身上贴的舞妓。跳舞就跳舞!没事儿露什么胳膊大腿啊!嗨哟你他娘还敢伸手!是你飘了还是小雪提不动我了??
      我深深的怨念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刀本身,黑刀轻微震动,触到刀鞘发出一声嗡鸣。
      我敢赌,小雪绝对听到了。他似不经意地睨了我一眼,然后一把扯过翠浓的手,把她的手啪一下摁在桌上,值得表扬的是美人在侧,小雪依旧目不斜视,很好。
      翠浓冲小雪眨眨眼,一副克制而深情的样子,开始煽情。
      小雪一看就是副没和女人聊过天的样子,抬起眼,注视着翠浓,倒反过来心疼她的境遇。
      …我就这么躺在小雪手边看着。
      最后,俩人聊崩了,翠浓起身要走,小雪叫住她,抛过去一个钱袋,要她赎身离开无名居。
      翠浓接住了钱袋,表示:你又不肯带我走,你这是在拿臭钱侮辱我纯洁的品格。
      然后,她拿着钱走了,走了,走了…
      “傅红雪,你告诉我你哪来的这么多钱!”,我忍不住了,从刀里钻出来,“你明明之前连给我买个剑穗都不肯!”
      他扭头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,眼神复杂,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,“刀不需要剑穗。”
      完蛋,这俩人还难舍难分了。我抬手一敲脑壳,表示没眼看。
     小雪会喜欢上翠浓的,我知道。这大概就是来自于一个开了上帝视角的人的心痛与无奈。
      但是,她会捅你啊小雪!你送她发簪她送你一刀,神他妈礼尚往来啊!
      经过一番深思,我决定今晚要和小雪认真谈谈。

_________TBC

评论(15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