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03-04

03
        翠浓走后,小雪一直坐在那,仿佛已经入定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得心里不是滋味,又找不到话来跟他聊几句。
        小雪对世间万物仿佛都失了兴趣,也从不主动提出疑问,尽管他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,也不知道这是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这恐怕就是为什么小雪能如此快地接受我住在他的刀里,时不时还能出来冒个泡,这么细思极恐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放在普通人身上,估计早就跟见了鬼一样,把我给扔得远远的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在小雪对面坐下,托腮看着他,“你现在得下楼去吃饭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动,仿佛没有听见我讲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这次翠浓不会亲自给你端饭上来了。”,我又添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 小雪眨了下眼,然而他并没有看向我,还只是盯着前方虚空中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很久,久到我腿都快坐麻了,他才慢慢起身,拿起手边的刀,看了我一眼。
        我知趣地一闪,回到刀里,突然又想起来件事,只好轻轻震动刀鞘,冲他喊:“记得!不要喝酒,吃辣,太油腻的也不行!”
        小雪慢慢地点了点头,示意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有癫痫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没有医院,我无法治好他,只能按照以前照顾爷爷的方法叮嘱他的饮食习惯,尽量不让他发病。
        要是我能带小雪回去就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这样想着,第无数次发出深沉的叹息。

04
        小雪下楼后,挑了一张离大门很远的方桌,坐下。
        别的桌子已经有不少人在喝酒吃菜,嬉笑怒骂,优美的琴声不绝于耳,装潢华丽的大厅一时热闹非凡。
        但这个地方在白天却是异常寂静的。无名居只在夜晚开门做生意,它不是个多么光明磊落的地方,但古怪的规矩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小雪叫了一碗阳春面,他一筷子接一筷子吃得很慢,因为他另一只手永远握着刀,稳如磐石。
        我无法很好地纵观全局,把握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因为不仅我的视野有限,我还近视…
        我脑子里一直在不停地努力回想,想原著的具体剧情接下来应该是怎样的。
        奈何年代久远,我挖心搜胆也只能想起大致走向和零碎片段。
        对面忽然坐下来一个人,还能有谁——叶开。
        叶开先是笑,然后笑吟吟地看着小雪,说:“你知道吗,这儿这么多人,我就看你最顺眼!你愿不愿意请我喝杯酒呢?”
        小雪眼皮都没抬一下,继续一筷子接一筷子慢慢地吃面。
        叶开往前欠了欠身,脸上还是笑:“怎么?你不愿意请我喝酒?”
        小雪慢条斯理地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面,放下筷子,开口道:“我不喝酒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喝酒?酒可是好东西!哈,你是个不喝酒的人,有趣,有个性!”
        小雪没有直接离开,礼貌地坐在那,听着叶开继续讲道:“我告诉你啊,除了你!这里任何人请我喝酒我都不会答应的!就算跪下来求我,我也不喝他一滴酒!”
        小雪没有应话,垂眸看着手里的刀。他不想说话的时候总是有这个动作。
        叶开说话的时候总是把别人当做聋子,让别人听不到都很难,听到了想不生气也很难。
 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大厅里其他人就都转头看过来,有几个已经站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其中一位紫衫少年动作最快,手里端着满满的一碗酒,看向我们这桌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  紫衫少年的衣着华丽,布料讲究,连腰间的佩剑都镶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,剑穗也是紫红色的,和他的衣服正相配。
        他一转身就蹿到了叶开身后,手里满满的一碗酒却一滴也没溅出。
        看来他不仅穿衣服讲究,练功夫的时候也很讲究。
        紫衫少年故意潇洒地一笑,他知道大厅里每个人都在看着他,但叶开没有看他,小雪也没有看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拍了拍叶开的肩,“我请你喝酒,好不好啊?”
        叶开没有回头,摆了摆手,“不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大厅里的人都笑了,叶开也大笑三声,“我告诉你吧,你跪下来求我,我也不喝。”
        紫衫少年眉毛一挑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清楚,一点儿也不清楚,我连你是不是个人啊,我都不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 紫衫少年的笑容冻结了,手同时按上剑把,做出拔剑的姿势。
        叶开嘴角噙着笑,手一弹,紫衫少年拔剑的手就突然停了下来,再看脸,已苍白如纸。
        原来他的剑已经自剑把下一寸处断裂了,紫衫少年手里只拔出来个光秃秃的剑把,剩下的部分滑回剑鞘中,发出叮啷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诺大的大厅中再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儿声音,甚至连呼吸声都停止了,只剩下那无名居主人玩骨牌的声音。

__________TBC

评论(4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