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05-06

05
      叶开还是笑吟吟地看着小雪,他的笑似乎永远不带恶意。
      小雪把视线从手中的刀上收回,看了一眼叶开,看样子似乎是不想再讨论这个请谁喝酒的话题,终于起身,打算离开。
      小雪一动,大厅里所有人的注意力便都集中在他身上。只见小雪慢慢背过身,他走路很慢,姿势也很奇特,他先迈出左腿,再把右腿慢慢地拖过去。
      他是个瘸子。
      我看到叶开脸上露出惊讶又惋惜的神情,但没有半点儿嘲笑的意思。
      紫衫少年还是保持着那个拔剑的姿势,眼神恶狠狠地在叶开和小雪之间游走。
      小雪突然停住,却没有看向任何人,只是开口,淡淡地说道:“你应该拿买衣服的钱去买一把好剑。但,不会用剑的话,最好还是不要佩剑,很危险。”
      这话说得很诚恳,但在紫衫少年耳朵里听来,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,饱含讥笑嘲讽之意。
      紫衫少年死死盯着小雪的身影,脸色白上加青,不停变化着,越来越难看。
      我看着他一副吃了苍蝇屎、咽不下去的表情,心突然一跳。这个紫衫少年的身份!我想起来了,他是慕容明珠手下的人!
      我记得书中,他因此番话记恨上了小雪,后来在万马堂,和一堆人手挽手堵在门口,不让小雪进去,并狞笑着放话道:“你小子没种杀了我,就像条狗一样钻栏杆,钻进万马堂吧!”
      小雪只是笔直地站着,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,一只手暗自握紧了刀,手背上根根青筋暴起,但他却没有说一句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      过了很久,小雪拖着右腿走到门口旁的栏杆缺口,弯下了腰。
      看到小雪真的钻栏杆进了万马堂也不敢拔刀杀他,门口那群人勾肩搭背,讥讽且刺耳地狂笑。
      我记得很清楚,小雪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,一步一步走得很慢,每一步都在沙上留下深深的脚印,深得像是刀刻出来的一般,他浑身都在隐隐地颤抖,但握着刀的手臂始终丝毫不动。
      我知道小雪是在忍受这一切,他甚至流下阵阵冷汗,在鼻尖汇聚成滴落下,打在干燥的沙地上。
      记不起来这么个狗仗人势的东西,我还好受,一想起来我就替小雪气不过,恨不得现在就过去给他两个大耳刮子,教一教他做人的道理。

06
      我不知道小雪竟然可以感受到我的情绪波动。
      他低头扫了我一眼,眼神中少有地带了点疑惑,带着茧的手指安抚般地摩挲了两下刀鞘。
      …他以前从没做过这么带有抚慰意味的动作。这种感觉很奇怪,像是有个浑身冰凉的人从背后环住你,然后讨好般地蹭了蹭你的脖子。
      我僵住了,喉咙里也发不出声音。
      等我反应过来,小雪已经走出了无名居的大门。
      街道上积满黄沙,秋风一卷,扬起粒粒沙尘,黑暗已经完全笼罩在了这片荒凉的大地上。
      小雪只是向前,一言不发地走着,他似乎有一个约要去赴。
      我四下望去,只见前方路上站着两个看不清面容的白衣人,手里提着盏灯,他们手中的灯在大风中摇摆不定,人却站得笔直,像是两座石像。
      我深吸一口气,这些情节在脑中清晰地浮现。
      前方等候着的白衣人,其中一位就是花满天,是马空群派来邀请小雪明晚到万马堂赴宴的,小雪高冷地拒绝,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,他俩在此一动不动站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,叶开碰到他俩,欣然应允了邀请,顺便还把小雪给坑了过去。
      然而,摆在眼前的更加严峻的事态是什么:小雪确实是要去赴约,而且他现在是要去找沈三娘!
      我一拍大腿,心中警铃大作,这可去不得!!
      这个沈三娘她三观不正啊! 我记得她趴在小雪身上,说什么:有些事小男孩做不得,一定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才能做!我来,就是为了帮你成为真正的男人的。
      然后,小雪…被睡了。
      我还记得当初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整个人都呆滞了,自此之后,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…
      什么叫做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做好事啊!你睡别人的理由这么清奇的吗?!小雪他还是个孩子!你怎么下得去手啊!
      我急得跳脚,愤恨地挽起长袖。
      改变这一切的时候到了。

________TBC

评论(13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