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09-10

09
      我靠近小雪,拍了拍他的肩,语重心长道:“我跟你讲,我知道你母亲要你去见的人啊,是什么来头。”
      小雪轻轻一挑眉,也很配合地压低了声线,“嗯。”
      我的右手还搭在他肩上,只微微把脸往右一别,就能瞥到他离得很近的侧脸,手不自觉抓紧了又松开,偷偷捂住我的小心脏。
      这这这是什么人间仙子,这一下近距离美颜暴击,吾吾命休矣…
      “咳咳!呕…”轻易被美色迷晕了的我一上头,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。
      小雪回过身来,抿着嘴,静静地看着我捂着心脏要死要活地一阵咳。
      我好不容易把气给顺过来,直起腰来,眼前都还是模糊的,就听他开口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要见的人是谁?”
      我心虚地瞥了两眼他手中反着亮光的刀鞘,一手作拳抵在鼻下,干咳嗽了几声,才缓缓道:“咳咳…我听见的。你母亲跟自个儿说悄悄话的时候,说漏的。”
      “在祠堂前?”
      那是花白凤平时摆放这把刀的地方。
      准确来说,她是供奉着这把漆黑的刀。
      因为这把刀曾经是白天羽最喜爱的刀,用得也最顺手,人称神刀无敌,惊才绝艳。
      而我出现的时候,正是小雪成年的那一天,也正是,故事的开始。
      那时这刀正在花白凤手里,小雪低着头跪在她身后,似一尊来自远古的雕像。
      花白凤猛地一转身,裙摆的黑纱像是乌云般拖在地上,她狠狠地把刀插在小雪面前,凄厉的声音像是一把锯子,“从此以后,你就是神,复仇的神!你还在等什么?用这把刀,给我去把那些人的头颅全砍下来!你要是做不到,不仅天要咒你,我也要咒你!”
      小雪站起来,拔起刀,就转过身慢慢向外走去,手中的刀和人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,而黑暗此时已经笼罩了大地。
      …不得不提一下,她那下扔得真的太狠了,导致我晕乎了半天才真正清醒过来。
      思绪回到当下,我点头如蒜,“嗯嗯是啊。”
      小雪苍白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,他看了看手中的刀,随即转过身,还是往花白凤跟他交代好的地点走去。
      “你不想知道是谁?要见你是干什么的?”
      小雪轻轻摇头。
      我叹了口气,只好亦步亦趋地跟上。
      我不忍看他僵直的右腿,视线向上移,注意力转到他脑后的红发带上,只见红绸带安静地垂落在柔顺的黑发上,在大漠皎洁的月光下,上面多出的线头都反射着点点夺目的光,和他的人一样莫名地吸引着我。
      我眨眨眼,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。
      身子比脑子动得更快,我再次飞快地凑到小雪跟前,十指紧张地绞在一起,轻声请求道:“傅红雪傅红雪,大哥你带我进去好不好?我就站在角落里看着,就当我是空气,我保证绝不说话,绝不到处乱飘。”
      小雪沉默着,瞅着手中的刀,眨了眨眼。
      看到他这个表情,我心立即凉了一半。
      然而,我本人都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能有多机智。
      这个主意刚被划掉,又有一个冒出来:既然小雪不让我跟他进去,那我就乖乖待在刀里嘛,等到那个沈三娘想要做那什么丧尽天良的事的时候,我就“咻”地一下跳出来,“呔!妖精!”
      脑海中很快想象到那个场景以及小雪的懵逼脸,我控制不住噗地一下笑了出来,憋笑逼得肩膀直抖,我赶紧把脸扭了过去,可不能让小雪看到我笑得一脸猥琐的样子。

10
      小雪啊,还是不谙世事。
      他看见我双手捧着脸,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一副很痛苦的样子,脸上不禁泛起愧疚之情,手又握紧了刀,目光闪动,很快妥协道:‘‘你可以跟我去。’’
      我正狂笑得难以自已,忽然耳边飘来这句话,大脑当机了一会,然后才反应过来,从手掌中抬起脸,忙连声应道:‘‘啊啊?好的好的好的。’’
      小雪大大的眼睛中写满了疑惑。
      我一边还是觉得好笑,一边揉笑麻了的脸部肌肉,侧过脸瞥他,发现他的目光不自在地在我脸上扫了过去,我无意识地抬起手抹了把脸,一股湿濡感从手上传来,定睛一看,我的天,小雪的懵逼脸这么好笑的吗?还笑哭了。
      我俩一路无话。
      所幸,尴尬的时间结束得很快。
      小雪在一排木房屋的最后一间门口停下,我从窗户口往里探头张望,屋里没有人声,也没有灯光,似乎比屋外更加黑暗。
      小雪轻轻推开窄木门,抬腿走了进去,我朝里望见屋里头似乎是无边的黑暗,突然踌躇不安而不敢跟进去了。
      小雪回身正要把门带上,看见我还站在屋外,刚要开口,从他身后的黑暗中伸出来一只手抓住了小雪的手,那只没有握刀的手。
      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,“你来了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瞥了一眼那只纤细的手,悄咪咪地冲我使了个眼色。
      其实不用他催促,我一听见那个声音,浑身一抖,顺势闪进了屋内,小雪才把门细心地关好,插上门栓,然后他就这么站在门前,任由沈三娘握着他的手。
      沈三娘似乎并没有看见偷偷摸摸的我,拉着小雪的手也没有撒开,低低耳语般地柔声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到这的?”
      “今天,下午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,没有直接过来呢?”
      小雪看着手中的刀,“现在我来了。”
      我小心翼翼地屏息,躲在门边的角落里,对接下来的事情忽然萌生了一种低级趣味,想看看在有人围观的情况下,小雪面对陌生女人的挑逗会怎么反应。
       “是,现在你来了,我等了你很久…不过你能来就好,你能来,我等多久都是值得的。”她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意外的甜美年轻,听来就是个少女的声音。
      小雪还是看着手中的刀,没有说话,也没有去看他面前的人到底是谁,似乎一点儿也不关心。
      过了不知道多久,小雪主动问:“你,都准备好了?”
      “都准备好了,只要你说出来,你要什么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并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 少女的声音更轻柔了,“我知道,你要什么。”
      她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小雪的衣扣,动作轻巧而温柔,大片雪白的皮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。
      哎哎哎?!黑暗中的我瞪大了眼睛,一脸惊恐。
      小雪用余光瞥了我一眼,抬起刀礼貌地挡开了沈三娘想要接近的手,同时拉起被扯开的衣服,草草笼好。
     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,沈三娘看着小雪,实力表演一脸懵逼。
      我憋不下去了,再憋下去也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,于是从角落里探了个头出来,“呃那个…姑娘,打扰了。没什么事要讲了的话,在下就先带傅红雪回去了。”

_________TBC

PS:
      码完09的时候,一不留神,我给全删了!发现后再重打出来的。
      那一刻我生无可恋,万念俱灰_(:3」∠)_

评论(11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