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13-14

13
      “嗝——呜嗝——呜呜嗝——”
      也许是受到了惊吓,一下大喜大悲的,我浑身乏软无力地靠在小雪肩上,一边小声啜泣着,一边打起了哭嗝。
      小雪格外温柔地轻拍着我的背,一下接一下,竟然没有嫌弃我把眼泪鼻涕全胡乱抹在他衣服上,他是个有轻度洁癖的人。
      嗯…也可能是他还没注意到。我瞅着他脑后的红发带,这样想道。
      小雪见我情绪已经慢慢平静了下来,用手小心地握着我的肩,和我拉开一小段距离,试探般地看着我哭得红肿的双眼,语气同样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…没事了?”
      “嗝——”我还在打嗝,但这不妨碍我回答他,“我没事嗝——我不想哭的嗝——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闻言,他松开了手,“…对不起。”
      他是在为引出我的伤心事而感到自责吗?看,小雪内心柔软到这种地步。
      而这样一个人竟被从小训练杀人、复仇,他的世界里甚至只剩下深海般沉重的痛苦与仇恨,压得他一刻都无法喘息。
      我无法知道,也不愿意知道,到了血真正溅出,染红刀刃与双眼的那一刻,这对他来说究竟是折磨还是救赎。
      “每杀掉一个人,我身上就会轻些…”他的这句话不停地在我耳边响起,仿佛一个陷入无限循环的诅咒,一个无论对我们谁来说,都存在着的恶毒的诅咒。
      我深吸一口气,不用说出口,这颗心已经替我做出了决定。
      “我没事,我们回吧嗝——”,我努力挤出个笑脸,摆出一副可怜兮兮、身残志坚的样子,举起手,手指扭曲着拢在一起,“抽筋了。嗝——”
      小雪垂下眼看着我故意伸到他面前的手,不经意间蹙起眉,我正想收回,他猛地把我的手拉过去,开始认认真真揉了起来。
      小雪的体温要比正常人低一些,掌心和指尖都是微凉的,稍稍用力按在你的手掌上,有种安抚人心、舒筋活络的神奇功效。
      我笑歪了头,“可以啊,你这技术比瞎子按的还好,考虑发展副业吗小伙子?”
      小雪握着刀的手垂在身侧,另一只手拉着我的手正专注地揉着,他低着眼,长而卷翘的睫毛盖住了眼中光景,看得出他此时难得精神十分放松,接着他轻轻地笑了,眼角眉梢尽染上了缱绻之意。
      我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,生怕眨一下眼都会破坏这个笑容,这远比世上任何珠宝更加珍贵。
      我顺便低头看了看自己心脏的位置,这种被正中一箭的感觉是怎么回事。
  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到小雪的笑,鬼都不知道我那个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。
      在后来的后来,我再回想起这个笑,只觉得大抵是三月份初春时候,从连绵的雪峰上最早融化的冰水汇聚成一条溪流,小溪流义无反顾地流向大河,跨越深谷与沙漠,拼命地冲破厚厚的冰层,一泻千里。
      哦,它一定在途径森林时带走了一片去年冬天的枯叶,水流一刻不停地冲击着脆弱的枯叶,越过一切阻碍后,枯叶若还在,就能有幸见识到大海,多么波澜壮阔而美丽的大海,那是它的祖先、它的后辈穷尽一生都看不到的景象,然后大海会摧毁它,什么不会剩下,但枯叶对此,甘之若饴。

14
      小雪按摩得很用心,我的手指很快就舒展开来,我躲似地抽回了手,“哎…我跟你讲,我有一计,你听不听?”
      小雪看了我一眼,放下手,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我说下去。
      “我们先走着…你知道有什么小道可以通往无名居的吗?别走我们来的那条路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听了,环视一周,拿刀指向旁边一条窄窄的巷子,“你要躲开那两个人?”
      “嗯是的…这很难解释。”我一下想不出什么好借口来搪塞过去,总不能说得让他们站上一晚,然后叶开明早来“恰巧”碰见他俩吧。
      小雪并没有深究,带着我往那条漆黑的小巷去了。
      他总是没有理由地相信我,可能是我没有威胁,人还住在他刀里的缘故,他没什么好怀疑我的。
      这条小巷里竟没有一点灯光,狭长幽深。我走在小雪后面,耳朵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很灵敏,窸窸窣窣的声音断断续续地,仿佛就近在耳边,我完全不敢回头看,想起老人们常说的故事:人走夜路时,肩膀上会有两盏灯,一回头就灭掉一盏,两盏灯都灭了,黑暗中的鬼怪就会扑上来把你给生吞了。
      小雪看着倒是很镇静,走得还是那么稳当,那么慢。
      我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那啥…你会轻功,咱俩快点飞出去不好吗?”
      小雪似乎是思索了一会,“那你跟上。”
      他话音未落,足尖一点,眨眼间人已纵出去几尺远,他很快将身形稳住,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      我看呆了,下巴都快掉下来。这是什么妖术?这个人类是怎么做到无道具贴地飞行的?速度好快!你真的是残疾人吗兄弟?残奥会真的不了解一下吗?哦不,吉尼斯你了解一下吧!
      小雪一脸不解,看我在原地不动,就又施展轻功“飞”了回来,“不走吗?”
      “…你太快了,我老胳膊老腿的,还是散会步吧我。”说着咳了两嗓子,“咳咳…”
      小雪蹙起眉看着我,他最近总喜欢皱眉。
      他将刀轻晃了晃,我如醍醐灌顶,“哎呀好主意,我怎么没想到?求大侠带我飞。”
      说着,我闪进了刀里,小雪看了一眼手中的刀,眼神意外地柔和下来。
      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揣摩这个眼神,小雪一连就是好几个起落,几息之间,我们就出了那条漆黑的巷子。
      月光再次照射下来,衬得眼前这个人生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。
      我望着他,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阵的痴汉笑。
      呵呵呵呵…小雪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好啊。

________TBC

PS:我发现我有毒,一写感情线就停不下来的节奏。顺便一问:大家对双结局怎么看?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评论(3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