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16

16
      走出无名居门口,风已住,太阳照得沙子反着金光。
      我第一眼看见的还是昨晚那个白衣人。
      他还是站在昨夜同样的地方,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改变过,雪白的衣服上积满了沙土,头发已被染黄了,可是他的脸却是苍白的,苍白得全无一丝血色,他在忍受。
      到处都有好奇的眼光在偷偷地看着他,这种眼光甚至比秋日的艳阳更灼人,更无法忍受。
      忍受虽是一种痛苦,但有时也是一种艺术。懂得这种艺术的人通常都能得到他们希望的收获。
      小雪笔直地站在门边,目光凝视着远方。
      这个时候,远方扬起了漫天黄沙,马蹄声如战鼓般响起,眨眼间,七匹快马冲入了长街,经过白衣人面前时,马上的骑士突然自鞍上撑起,整个人挂在了马鞍上,向白衣人扬刀行礼。
      这是骑士们最尊敬的礼节。
      从他们这个礼节中,也已看出,这个白衣人身份绝不低。他本不必忍受的,可是他却站在这里一夜,不管任何人,这样委屈自己,都一定有目的的,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?
      刀光闪过他面无表情的脸,七匹快马转瞬间已冲到了长街尽头。
      突然间,最后一匹马长嘶而立,马上的人一拉缰绳,马又箭一般地回头,冲了回来。人已站在马鞍上,手里握着一杆镶着白绫的黑铁长枪,快马冲过,长枪脱手飞出,正插入了白衣人身旁的地上,枪上的白绫立刻啪啦啦迎风展开,是一面三角大旗,旗上赫然五个鲜红的大字:
      关东万马堂。
      大旗在白衣人身旁迎风招展,挡住了初升的阳光,再看那匹马已是回头追上了它的同伴,绝尘而去。这一人一马忽来忽去,只留下满街黄沙和一面大旗,旭日正照在大旗上。
      街上几十双眼睛都看得发直了,连喝彩都忘了。忽听一人放声大笑,“哈哈哈,好啊!好一个关东万马堂!好一个,关东万马堂!”
      窄门上的灯笼已熄灭,一人站在灯笼下仰面而笑,笑声震得灯笼上的积沙像雪一样飞纷落下,落在他的脸上,他不在乎。
      无论对什么事,叶开都不在乎。所以身上穿的还是昨天那套又脏又破又臭的衣服,他衣襟上的破洞里还插了朵珠花,而这朵珠花,我在翠浓的发鬓上也见到过。
      小雪的目光突然从远方收回来,凝视着叶开。
      但叶开却脚步踉跄地走到了白衣人面前,醉得像是要在水中捉月的太白诗仙,但他眼睛睁开时,却又像正弯弓射雕的成吉思汗。
      然后他眯着眼睛,对白衣人道:“哎,昨天晚上,你好像就在这里啊?”
      “是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么,今天还在?”
      “是。”
      “嘿,我说,你在等什么呢?”
      “等阁下。”
      “什么?”,叶开笑了,“等我?嘿,真稀了奇、古了怪啊,我又不是什么绝色佳人,你为什么要等我呀?”
      “…在三老板眼中,世上所有的绝色佳人,也比不上阁下这样一个英雄啊。”
      叶开听了这句话,大笑一声,“我今天啊,才知道,嘿原来我是个英雄啊!嘶,那三老板,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      白衣人看着叶开,“三老板啊,是一个识英雄,重英雄的人。”
      “好!太好了,我喜欢这种人。哎,这三老板,在哪里啊?在什么地方?我可不可以让他,请我喝杯酒呢?”
      叶开叫别人请他喝酒,就似已给了别人很大的面子。
      “三老板邀阁下今夜万马堂一叙,阁下若愿前去,定会请阁下痛饮一番。”
      “好!这样啊,你不要我去,也不行!”
      “那太多谢了。”
      “那,既然你请到我了,咱们还唠什么呢?谈什么呢?你为什么还不走啊?”
      “呃…在下奉命来请的,一共是五位,现在,只请到了四位。”
      “所以,你还不能走?”
      “是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请不到的,是哪位啊?”,叶开不等白衣人回答,突然又大笑,说道:“噢!我知道他是谁了,看来啊,他非但不愿意请别人喝酒,也不愿别人请他喝酒!”
      白衣人只有苦笑。
      “好了。你啊,就算你在这里站上三天三夜,我告诉你,我保证你还是打不动他那颗心!这世上,能让他动心的事啊,也许根本连一样也没有!”叶开一脸正直地挥着手说道。
      我听了叶开这句话,抬起脸想去看小雪的表情,却正好和他的目光对上,尽管心里清楚地知道他看不见自己,我也慌忙地移开了视线。
      心里不禁在想叶开的那句话,这世上根本没有一件事能让你动心吗?
      再看白衣人,他只有叹气。
      叶开继续说道:“要打动他这种人,只有一种法子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么,请教。”
      “你无论想要他到什么地方去,请他,是没用的,激他也没用,你只能打动他,这样就算你不请他去,他自己也会主动去的,而且呢,还非去不可!”
      白衣人听了这句话,苦笑一声,“那么,该怎么打动他呢?”
      “别动,你等着啊。”说完,叶开大步地朝小雪这边走来。
      小雪一动不动地站在那,好像本来就是在等着他过来。
      叶开走得很近,一副好像很神秘的样子,低声说道:“哎,你知不知道,我究竟,是什么人啊?跟你有什么关系,啊?”
      小雪看了他一眼,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会跟我有关系?”
      他苍白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,但握着刀的一只手,青筋突起。
      叶开看了看,“哈哈,你若想知道,今天晚上到万马堂去,我告诉你。”
      说完,他绝不让小雪再多说一个字,掉头就走,走得很快,好像生怕小雪会追上来似的。
      小雪却动也没有动,只是低着头,看着手里的刀,瞳孔似已渐渐收缩。

_______TBC

评论(1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