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17-18

17
      我心中警铃大作,小雪的情绪过于激动了,这很轻易就会导致发病。
      用力震动刀鞘,小雪这才回过神,握刀的力道也随之变轻,目光投向了叶开的方向。
      叶开走回去,拍了拍白衣人的肩,“好了,你可以回去了!我保证,他今晚一定会出现在万马堂!”
      “可…”白衣人神情似仍有迟疑。
      “放心吧——不论他去或不去,责任都在我身上了。”叶开伸长手臂,仰天打了个哈欠。
      白衣人后退两步,对着叶开作了个揖,“那,多谢阁下。”
      叶开用眼角瞥着他,“不必谢,能帮到当年名动江湖的‘一剑飞花’花满天,是在下的荣幸。”
      白衣人的脸色变了,直起腰,过了很久,淡淡地说道:“阁下知道的事,好像不少啊…”
      “幸好,也不太多。”叶开呵呵一笑。
      白衣人也笑了,看着他,再一作揖,“那,今晚,再见。”
      “好,今晚一定啊,要再见!”
      白衣人略一点头,拔起身旁的大旗,枪尖一点,人已凌空纵起,这时横向奔出一匹马来,白衣人不偏不倚地落在马鞍上,见马一声长嘶,人已到咫丈开外。
      我正在刀里喔喔喔地对白衣人的功夫惊叹不已,小雪突然也动了,足尖一点,竟是追着那白衣人而去。
      碧天黄沙,天连着黄沙,黄沙连着天,远远望去,一面白色大旗正迎风招展,万马堂就在旗下。
      天边是一望无际的荒原,路是马蹄踏出来的,漫长而笔直,笔直地通向那面大旗,旗下就是万马堂。
      小雪站在荒原中,站在马道旁,看着这面大旗,也不知看了多久。
      碍于今天天气竟然格外好,我无法从刀里出来,把像是魂出窍了的小雪给拖回去,只能用力震动刀鞘,在心里大喊大叫,希冀他能赶紧掉头走人。
      小雪终于转过身,安抚般地握紧了刀,慢慢往回走。
      这时天边扬起黄沙,马蹄声极快地接近,远远看去,一匹胭脂马,一个红衣人。
      哦豁,还是来不及了。
      小雪像是完全没看见,没听见,又走了几步。
      人和马已经冲过了他身边,马上的人却向后看去。
      好俊的马,好美的人。
      一双清澈发亮的眼睛只看了小雪手里的刀一眼,一双纤纤玉手便拉住了丝缰,“你就是那个人?花场主都请不动你?”
      小雪面无表情地站住了,没有回答。
      “听着,今天晚上你要是不敢来,你就是混账王八蛋!”大小姐一脸睥睨众生的傲气。
      小雪还是看着手中的刀,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见她。
      他不想看见的时候,什么都看不见。
      大小姐柳眉一挑,手中的马鞭像毒蛇般猛地袭来。
      小雪的眼睛终于眨了一下,却还是看着刀,没有动作,我在刀里急得上窜下跳,这个傻逼傅红雪!
      他却似乎低着头笑了。
      鞭梢一卷,轻轻落在漆黑的刀鞘上。
      大小姐冷冷地哼了一声,转瞬间策马疾驰而去。
      马蹄带来的沙雾散去,荒原上只留下这么一个黑衣黑发的刀客,正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刀,仿佛这世上他只在意这么一样东西,他只要这么看着这把刀,人就放松了下来,眉梢眼角都会不自觉地染上笑意。
      嘶…我捂上早就不再跳动了的心脏。
      糟了,是心肌梗塞的感觉。

18
      小雪带着我,准确来说是提着刀,来到了集市上。
      我一直很难想象,这样一个似乎已经与世俗绝缘的人,是怎么逛集市的,怎么厚着脸皮挑选女装的。
      只见小雪从长街的第一家成衣店开始逛,捏着一件的衣角就站在那里,店家看他的眼神就像看见了变态,又见他手上有刀而不敢吭声。
      其实,他是在问我这件怎么样,站在那里握着刀,等我的反应。
      我本来是个对穿衣有些挑剔的人,这个地方的服饰又大多艳俗,所以每次当小雪心潮澎湃地拿起一件五颜六色的玩意儿时,我都一边憋笑,一边快把白眼翻上天。
      逛了快半条街后,小雪终于凭着他诡异的审美,找到了一件符合我想象的长披风,白色,带一个大兜帽。
      我雀跃地拍手,简直完美!计划的第一步完成了!这样我在白天也能出行自由。
      小雪果断地付了钱,在店家略显微妙的眼神中,直接抱着衣服走了出去,穿过长街,回到了无名居楼上的房间。
      小雪把披风搁在床沿上,扭头看见我已经蹦了出来,马上心虚般地移开了视线,握紧刀,“我出去。”
      “啊?你出去干嘛?”我很自然地追问道。
      小雪将刀握得更紧,没有回答我,也不正眼看我。
      “哦哦哦,这只是件披风!直接穿的,不用脱衣服。”我看着他,很快反应过来。
      小雪听了却没有放松下来,反而更加不自在了似的,还是慢慢走了出去,并贴心地关上了门。
      我看着他一系列开门关门的动作,心想这人怎么回事,看我披个披风都看不得。
      我摇摇头,走过去把披风展开,手一扬,披风落下来把我严严实实地盖住,我开始认真地整理细节,只能露出脸,兜帽还得注意,一定要遮住上方光线…
      我发现我还需要个手套之类的玩意。
      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后,我自信地拉开门,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 虽然我现在看起来很像一个阿拉伯人,但至少也是人对不对!总比不能在太阳底下活动要好得多了。
      我开门时,小雪正站在门边,笔直得像是一杆枪,他从来不倚靠着任何东西。见到我走出来,看了一眼我的装束,问道:“你要出去吗?”
      “对啊,怎么样?没什么地方露出来了吧?”我缓慢地转了个圈。
      “…没有。”小雪认真地拉着我看了一遍。
      “太棒了,我们走吧!我好久没晒过太阳了!”我一边激动地讲着,一边跳着去下楼。我急着想要离开,到室外去,亲身去感受久违的明媚阳光。
      小雪跟在后面,不忘低声提醒道:“下楼梯慢一点。”
      “我知道啦!”我撑着扶手,回过头和他调笑道,“傅老妈子!”
      我回过头看到温暖的阳光倾斜着照在小雪身上,他也正朝我看过来,我们两个相视一笑。
      神啊,为什么不让一切就停在这一刻呢?要付出多少代价,我都愿意的啊…
      然而麻烦总是来得很快。
      “傅公子,你在这啊。哦,这是你朋友吗?”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,那是翠浓的声音。
      小雪的目光越过我,看向翠浓,微微颌首,“嗯。”
      “公子?”翠浓礼貌地冲我问好,我只好抬手扯过部分披风,捂住半张脸,将身子转了过去,僵硬地点点头。
      翠浓看着浑身裹得密不透风的我,似乎感觉有点好笑,眨了眨眼,道:“虽说现已入秋,但边城天气常年干燥炎热,公子这样的打扮…怕是会捂出痱子来。”
      我不服气地哼哼了几声,又不能出声辩解,要让翠浓发现不对,我就不好再和小雪睡一间房了。
      只能装聋作哑了。
      小雪看着这边,及时地出口道:“这是他家乡的风俗。”
      我连忙使劲点头。
      翠浓的眼神变得很快,她抬起眼直直地看着小雪,口中的话却是在问我:“那,公子为何不说话呢?”
      “…”小雪沉默地看着翠浓。
      这可不妙。我转身偷偷地给小雪使了个眼色。
      小雪垂下眼看着我,道:“…他不会说这里的语言。”
      “原来如此…公子竟是来自外邦,那么,翠浓能否与公子用外邦语聊几句呢?翠浓不才,对此略懂一二。”
      翠浓盯着我的眼睛,且欠身作了个揖。
      讲真,翠浓这么一说,我突然很想跟她用英语交流切磋一下,看她是不是也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。
      我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又皱着眉地摆摆手。
      翠浓啊了一声,“公子是?”
      没等她说完,楼下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,“好啦,翠浓姑娘。让两位下楼来吧,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。”
      我探头去看,果然是萧别离。他也正仰面看过来,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。
      翠浓探寻的目光在我和小雪之间流转,接着勉强一笑,侧过身让了开来,“翠浓失礼了,望公子见谅。”
      我摆摆手,示意无碍。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下楼去,经过她身边时,我用余光瞥着她,却发现她压根没注意我,她的目光始终牢牢地追随着小雪。
      噫。
      来到楼下,萧别离还是坐在他那张小方桌后,手里把玩着骨牌,皱着眉头,似有烦恼之事。他看到我,手一伸,示意我坐下。
      我一边在他对面缓缓坐下,一边瞅着桌上的骨牌。心里充满不安,此人城府极深,定是看出什么端倪,才会刻意接近。
      萧别离看着我,微笑着问道:“阁下是何时来到这的?在下每天坐在这里,怎么没有见过阁下呢?”
      我看了小雪一眼,他还站在楼梯上,正在和翠浓讲话。唉,这美色果然误事。
      萧别离见我目光飘离,呵呵一笑,缓缓道:“阁下与傅公子,是有很深的交情吧?”
      我收回目光,起身拿了杯清酒过来,用手指沾了酒水,在桌上写下:
      神刀堂。
      萧别离的脸色马上变了,盯着那三个字看了很久,就像要把桌子看穿。
      最后他猛地抬起眼看向我,眼底是历尽岁月的沧桑,这一眼深深地望过来,我仿佛看见了那些从未经历过的江湖情仇,血海无边。
      “…阁下,想要什么?”萧别离的声音一下衰老了,变得疲惫无比。
      现无。
      我看了他一眼,继续写道:恰当时机,自会有一事相求。
      萧别离缓慢地点了点头,眼睛盯着桌上倒下的骨牌。
      多谢。
      写完这两个字后,我拽过披风抹去水迹,后退两步向萧别离深深地作了个揖。
      萧别离能帮忙,很多事都会轻松不少。

_________TBC

PS:我有点儿伤心,前天我问大家对双结局的看法,现在都没有人跟我提出建议…哼(ノ=Д=)ノ┻━┻

评论(7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