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27-28

27
      风沙已轻了,万籁无声,只有荒原上偶尔随风传来的一两声马嘶,听起来却有几分像是异乡孤鬼的夜啼。
      一盏天灯,孤零零地悬挂在天边,也衬得这一片荒原更凄凉萧索。
      边城的夜月,异乡的游子,本就是同样寂寞的。
      挑着灯在前边带路的,是云在天。
      小雪拖着沉重的脚步,慢慢地跟在最后。他好像永远不想让人留在他的背后。
      叶开故意放慢了脚步,走在小雪身旁。
      沉重的脚步走在沙石上,就好像是刀锋在刮着骨头一样。
      叶开突然笑了,道:“我实在想不到,你居然也会留下来。”
      小雪一步步走着,没有别的动作。
      叶开继续道:“马空群邀请我们来,也许就是为了看一看,有没有人不肯留下来。”
      小雪淡淡道:“你不是马空群。”
      叶开笑了笑:“如果我是他啊,我也会这么做的。无论谁想要将别人赶尽杀绝,都绝不屑待在那人家里的。”
      叶开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纵然肯留下来,也未必不会有些和别人不同的举动,甚至说不定还会做出很特别的事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看了他一眼:“若是你,你也会做?”
      叶开笑了,突然转变了话题:“你知不知道,马空群心里最怀疑的人是谁啊?”
      小雪一言不发,示意他说下去。
      “就是我,跟你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突然停住了脚步,凝视着叶开,一字字说道:“究竟,是不是你?”
      叶开也停下了脚步,转身看着小雪:“这句话啊,该是我问你的。究竟是不是你?”
      两人静静地站在夜色中,你看着我我看着你,突然同时笑了。
      叶开笑着说道:“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笑。”
      “说不定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小雪的脸隐没在黑暗中,教人怎么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他的左手暗暗地握紧了刀。
      花满天突然出现在黑暗中,眼睛里发着光,看着他们,微笑地发问道:“两位,为何如此发笑呢?”
      “哦,为了一样并不好笑的事。”叶开将双手负在身后,微笑道。
      小雪直视着花满天:“是,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28
      云在天给他们安排好单独且相邻的房间,跟每个人都寒暄了几句后,便挑着灯离开了。
      小雪随手带上门,转过身看向我。
      我坐在床上,指关节不安地一下下敲击着床板,正色道:“我得出去,人命关天的大事。”
      小雪闻言,眉峰蹙起。惨淡的月光从窗外落进来,照在他苍白的脸上。
      眼前这个人,总是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感觉:如果现在我不扑上去抓住他,下一秒他就会彻底消失,我再也见不到他。
      “去哪?”我听到他这样问。
      我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,尽量避免与他对视。思考片刻,道:“今天晚上不可能平静度过的。你知道的,总有人企图用鲜血和头颅铺成路,来通向他想要去的地方。我知道他想干什么…我甚至,我甚至知道他是谁。我不能作壁上观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并没有出现多大的反应,只是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      这个现象很奇怪,我早就注意到了,他从不针对我可疑的言行发表意见,甚至连最基本的怀疑都没有过。这是不是代表着,他对我的来历,其实根本就不在意…?
      我出神地盯着地面,脸上扯出一个微笑。
      够了。我晃了晃脑袋,然后撑住床板,顺势跳下床,笑道:“好啦,我该走了——”
      小雪看着手中的刀,没有动。
      我随手整理着衣领,边往窗户那边走去,向后潇洒地摆摆手,道:“我翻窗走,拜拜——”
      小雪出手的速度极快,我还沉浸在自己潇洒的背影中,人就已经从窗户上被拎下来了。
      一只手揪住我的衣领向后轻轻一拉,那一刻我仿佛被人扼住了命运的咽喉,下意识地呀了一声。
      那扇窗子其实不矮,我要向上飘一小部分高度,才能翻上去。所以,这就导致,我毫无防备地被小雪这么一拉,直接向后跌倒在他怀里。
      小雪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我,并用那只没有握刀的手捂上我的嘴,低声道:“别叫。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      我还保持着从窗户上掉下来的动作,两只手僵举在半空中,不知道往哪摆,下意识地张嘴想要说话:“啊?”干燥的嘴唇触到他微凉的掌心,温度在一丝丝攀高。
      小雪像抱到个烫手山芋似地推开我,眼神飘忽了一会,接着道:“那人不好对付,你一个人太危险了。”
      我看着他,笑了笑道:“不是一个人。”
      小雪蹙起眉,显然不能理解这句话。
      老子可不是个人呢,我心想。我随意将一只手虚化,穿过墙体,然后抽了回来。我直直地盯着他,我在等他的反应。
      然而小雪看着我,眼中毫无波澜甚至有点不满,随后他坚决道:“你不能一个人去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去…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去?你就乖乖待在这,否则他们会起疑的。好不好?”我尝试和他讲道理。
      小雪看着我,沉默了半晌,突然没头没尾地问:“是谁?”
      “凶手?我不好说…你一定要知道?”
      小雪点点头。
      我深吸一口气,正色道:“好吧,我告诉你:花满天,云在天,还有慕容明珠。他们想要取而代之,掌控万马堂。”
      哈,这下你总该大惊失色,逼问我到底是何方妖孽了吧!
      小雪看着手中的刀,良久,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      老天,我发现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。
      “你就一点儿都不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?啊…算了随便你。”,我扶额叹息,“我走了,别拽我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向前一步,坚持道: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      我面带微笑地转过来,咬着后槽牙道:“你…你跟我去又能怎么样呢?你确保你能活捉云在天和花满天吗?万一他们跑了,明天不就是你遭殃了吗?他们有多怀疑你你不知道吗?”
      小雪被一连串的反问句怼得找不到词来回答,只抿起嘴,一双眼欲说还休。
      我继续道:“我只是去吓一吓他们,阻止他们杀人…你看,他们伤不到我。”
      我伸手想穿过他手中的刀,但他没给我这个机会,侧身一闪立即躲开了。
      “没事的…”,我看准时机捉住他的手,抬起另一只手随意地切割着刀,“没事儿!你看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垂眸看着手中的刀,眉头蹙紧,脸上露出的神色像是受伤。他似乎在做一个很重要的决定,眼睛都没眨过一下,却久久迈不出关键的一步。
      我听见外面敲锣的声音,惊觉现在已到三更。
      我放开他的手,急忙穿墙而过,临走嘱咐道:“你就待这啊,没人叫你你别乱走。放心——乖啊。”
      这次小雪没有把我从墙里拽出来,也没再出声。我好奇地回头去看,看见他背后张牙舞爪的黑暗在迅速吞没他,和他手中反着亮光的刀鞘。

_______TBC

PS:对不起来晚了!_(:з」∠)_躺好请罪
多谢支持mua!!

评论(10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