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29-30

29
       装神弄鬼那一套我还是很擅长的。把巡逻守卫全都吸引过来后,我便躲在暗处,观察周围的动静,确保没有人再出现。
      天边曙光乍现,笼罩在这片荒原上的黑暗终于消散,起了晨雾。
      我全身几乎要僵硬麻木,一动不动蹲太久了。我站起来活动筋骨,仔细回想接下来的剧情。
      其实现在我有些拿不准主意,我改变了昨晚,这是否会影响到其他事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      一边思考着对策,我边往万马堂的大堂走去。万马堂的每个人早上都必须去大堂用早饭,这已是不成文的规矩。想必小雪现在也在那里。
      太阳还没完全出来,一路很顺利。
      到了大堂,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:哦豁,我不会隐身呀!怎么进去?
      于是我悄悄绕到窗台下,探出头往里张望,却惊讶地发现小雪并不在这里,连他的头发丝我都没瞥见,只有一群各怀鬼胎的人在喝粥,叶开和花满天还在聊着什么,太远听不清。
      小雪可能去哪儿?
      我思来想去,认为以这人的性子,八九不离十还待在房间里,我不回他不走。
      这样想着,我轻叹了口气,我不知道这件事这样发展下去,对他来说是好是坏。
      我直起身打算离开,不经意地往大堂里一瞥,不由怔住,整理披风的动作也随之停止。
      大堂内,原本在聊天的叶开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这边,他没有张口,却有一种异样感告诉我,他在说:很高兴见到你。
      我匆匆转身,脚底抹油赶紧溜走。
      凭着记忆加上一通乱走,好不容易才找到昨晚的房间。我一把拉开门,小雪正站在门后,手紧握着刀,一双眼睛亮得逼人。
      “呃…早上好?”,我被这双眼睛看得莫名有些慌,“你,你不去吃早饭吗?”
      小雪眨了眨眼,视线转而看向手中的刀,我刚想开口,他道:“走吧。”
      我连忙点头,闪进刀里。不得不说,能舒舒服服地躺下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。
      小雪站在原地,垂眸看刀,久久没有动作。
      我意识到有问题,只好认命,再从刀里跳出来:“唉,我忘了你不认识路——跟我走吧?”
      小雪的注意力头一次这么不集中,看见我已站在他眼前,他似乎才刚意识到这个问题,略一点头道:“好。”
      我放慢了脚步走在前面。由于心里压着事,本来以为只要我不讲话,就没人说话的。没想到小雪竟主动开口,问道:“昨晚你去哪了?”
      我心不在焉地答道:“马场和后面那排屋子…怎么,你去找我了?”
      小雪没再回应,慢慢地走着。
      我凑近些,翘起兰花指,细语道:“你是不是很担心我啊傅红雪?”
      他看了一眼我凑过来的肩膀,然后别扭地转过脸去,看样子是不打算理我。
      “没人看到你出来吧?”我皮够了,适当地表示担心。
      小雪道:“叶开,他叫我出门的。”
      我看着他的脸,笑道:“你别这样说话,跟深闺怨妇似的,夫君不让你出门你就不敢出门…”
      小雪一言不发,脸上一副我果然不该理你的表情。
      我拍拍他的肩:“好了,前面左转就是大堂门口——我闪人了!”
      小雪似乎还想跟我说什么,但并没有说出口,我也就没放在心上。后来想起,觉得也许是很重要的事。
      大堂内,马空群他们已经不在了,只剩叶开还坐在那里,像是在等人。
      小雪刚走进来,叶开很快一眼就看见了,站起来朝这边挥手道:“你现在才来——留在房间里睡回笼觉?”
      小雪没有说话,慢慢地走过去。
      桌面上放着一碗热粥。叶开在小雪旁边坐下,笑道:“听说昨天晚上闹鬼啊,慕容明珠他们都准备要打道回府了。我也不好再叨扰,你怎么想?”
      听到闹鬼两个字,小雪喝粥的动作顿了顿,然后淡淡道:“马空群说了什么?”
      叶开挑眉道:“没说什么。我觉得他心中已经有分寸了。”
      小雪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继续喝粥。
      叶开突然笑了笑,一只手撑着脸,问道:“你在万马堂有认识的人吗?”
      小雪的手瞬间握紧了刀,过了许久,否定道:“没有。”
      “哦——”,叶开笑着点点头,“我也没有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垂下眸,专心喝粥。叶开也没有再搭话,手指弯曲一下一下轻叩着桌面,节奏忽急忽慢,听了让人无端产生一种焦虑感。

30
      临近正午,我们乘万马堂的马车回去。
     上车前,我看着一旁叶开把马芳铃逗得眉开眼笑,心中不无惋惜。这段缘,怎么说呢?是对马芳铃的折磨,也算是世事无常。
      一路无事。
      阳光照在黄沙上反着金光,唯有这个时候,边城才显出欣欣向荣的样子。
      但,我的感觉不是很好!我觉得我快要热化了!
      终于回到无名居,小雪刚刚反身关上门,我立即冲出来,把披风一解随手扔在床上,叫道:“翠浓说的没错。我要想法子到哈尔滨去!不然这样下去迟早要得痱子!”
      小雪蹙起眉,我敢赌他现在在想哈尔滨是哪个地方。
      我换了一大口气,左右找不到凳子,就干脆半躺在床上,指手划脚道:“有没有扇子?好热——没有?那好吧…热死我算了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的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,很快,他转身出去了。
      我瘫在床上动都懒得动,并不打算起身追他。过了一会,小雪手上拿着一把蒲葵扇回来了。我看着他关门的动作,笑道:“买的啊?”
      小雪点点头。我继续道:“之前不是连剑穗都不肯给我买吗?”
      他慢慢走向我,道:“刀不需要剑穗。”
      “…我又不挂在刀上,我自己拿着!”
      小雪看了看手中的刀,转身又打算出去。
      “哎停!谢谢你,心意我领了。先把扇子给我吧。”
      小雪抿起嘴,走过来把扇子递给我。
      我接过扇子,抬头看见他苍白的脸,心里忽然十分过意不去,便往床里面缩了缩,让开一部分位置,殷勤问道:“你坐着吧,我给你扇扇风?”
      小雪看了我一眼,很快移开视线道:“不用。”
     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礼,立马爬起来端端正正地坐好,拍了拍床板道:“坐吧,我正好有事要和你谈。”
      小雪这才缓缓坐下。手握刀的姿势看起来很不自然。
      我一边扇风,边清了清嗓子,语气郑重地道:“你以后准备干什么?去哪生活?”
      两句很简单的短问句,很少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。眼前的这个人,亦然。
      我叹了口气,凑近些,继续问道:“你介不介意我一直跟着你?”
      小雪的视线始终凝视着刀,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眨了下眼,低声道:“如果你想离开…”
      我打断他:“没有如果——我不会离开。”
      小雪轻轻蹙起眉,良久,再也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 这种时候只能换个话题:“你…”
      话就要脱口而出,我却不由害怕起来且几乎要退缩了。
      你能不能放下仇恨?你能不能…
      这种话像是能问出口的吗?我质问着自己:你不是他,你却要求他按照你的意愿来做事。无论你是他的谁,这件事的本质是好是坏,你都绝没有这个权利。不是吗?
      我陷入了挣扎。且发现,令我踌躇满志的、令我恐惧不安的,原来从头到尾,都只是傅红雪这个人。
      不知何时,小雪的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,他静静地看着我,在等我说下去。
      我深吸一口气。面对这样一双眼睛,你叫我怎么说得出口,勾起他的痛苦?
      “…你喜欢吃鸡蛋吗?番茄炒蛋洋葱炒蛋韭菜炒蛋,我强烈推荐!我跟你讲这中国八大菜系…blablabla”
      小雪转过来看着我,听得入神,眼角不自觉地弯起。
      我也笑了,脑子里忽然蹦出来个想法,让一切都见鬼去吧,我只要他能这样活着,即使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,也好。

________TBC

PS:…我在剧情上纠结了好久,对不起各位Σ(っ °Д °;)っ

评论(4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