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35-36

35
      身后一个声音淡淡道:“那群老家伙还有点用,真给我找来个不错的女人。”
      我耸耸肩,三步并作两步闪到小雪身边,问道:“傅红雪!你瞎惹什么幺蛾子了?”
      小雪看了我一眼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 路小佳哎了两声,趴在木桶上道:“你不是他们给我找来的女人?”
      我呵呵几声,没有理他。我走上去拉住小雪的手准备直接拖走:“走走走,打什么打,回去吃饭。”
      小雪一蹙眉,正要开口。路小佳打断道:“现在不行,我还要杀他。”
      我勉强扯出个和善的微笑,看向路小佳道:“敢问阁下,是受何人所托呢?”
      路小佳一挑眉道:“保密。”
      我微笑着点点头,细语道:“不错,受人之托便忠人之事。阁下是聪明人,难道现在还没看出他们险恶的真正用心?当你们交手的时候,无论谁都没有余力再去提防暗算吧,尤其是从木桶里发出来的暗算——”
      缓缓说着,我的视线扫向木桶底部。果然,话音未落,那木桶“砰”的一声大震,那声音竟是从木桶里发出来的,接着木桶竟突然已被震开。
      水花四溅,在太阳下闪起了一片银光,竟有条人影从木桶里蹿了出来。
      这人的身手很快,但路小佳的剑更快。剑光一闪,便是一声惨呼,太阳下闪起了一串血珠,一个人倒在地上。
      没有声音,没有呼吸。惨呼声已消失在从草原上吹过来的热气里。
      我暗叫糟糕,赶紧扭头忽视那汩汩流出的鲜血。我晕血!没有用了来不及了,我的呼吸逐渐困难,身体发软,脑袋像被人摁进水中,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从五脏六腑到四肢都一点点变得冰凉,喉咙涌上一股难以抑制的呕吐感。
      在失去意识前,我咬牙死命攀住小雪的肩膀,声音颤抖着道:“完蛋……”
      小雪慌乱地把我往上提,防止我滑落下去:“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我暂时没法回答他了,眼珠往上一翻,意识彻底跌入黑暗。

36
      等我醒来的时候,人已被好好安置在了床上。我环视屋内一周,人呢?!去找马空群了?!
      一掀被子,我赤着脚跳下床,气得原地打转,叫道:“傅红雪你个没良心的,别让我逮着你!不然你他娘——”
      门突然开了,小雪一手握着刀一手端着碗粥,站在门口看着我,眨了下眼,低声道:“你醒了。”
      我呵呵干笑几声,坐回床上。
      小雪回身把门关上,然后走过来把粥碗搁在桌上。我一动不动地看着他,突然想起了什么,斟酌着开口问道:“…我昏迷了多久?”
      小雪淡淡道:“半天。”
      我皱起眉,喃喃道:“半天…”,忽又猛地抬起头:“路小佳走了?”
      小雪点点头,视线落在刀上。
      “…那,那还有别的什么事发生吗?”我紧张地攥紧衣角。
      小雪显得很冷静,道:“没有。”
      斩钉截铁的两个字,将我的心推下了悬崖。
      我松开了手,笑着点点头:“没有就好…”
      小雪一言不发地立在那里,视线始终落在手中的刀上。
      我再次起身,径直往门口走去,道:“我出去透透气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看向我,没有阻止我,也没有说一个字。
      我头也不回地下了楼。萧别离还是坐在那里,诺大的无名居除了他再没有一个人。
      我深吸一口气,尽量平静地走到萧别离面前,弯下腰,双手撑在桌子上,沉声道:“马空群是不是已经逃走了?”
      心在跪地祈祷,不停地滴血,揪成一团。
      傅红雪,不要!不要!求你了…
      萧别离的手指摩挲着桌上的骨牌,神色沉静,良久,他闭上眼点点头,缓缓道:“趁路小佳和傅红雪纠缠的时候,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,遣散了万马堂的马师,逃走了。一把火烧了万马堂,现在那里已是一片废墟…都没了。”
      我咬紧牙直起身子,已不用再问下去。
      既然马空群已经离开,傅红雪也绝不会再待在这里,拖到现在还没走,也许只是为了等我醒来。
      我后退两步,向萧别离长长地一揖。他本是因杀父之仇而参与刺杀白天羽,双腿被砍去,半辈子都待在这无名居,为马空群收集消息,本质上却是个善良且值得尊敬的人。
      萧别离苦笑着摆摆手,道:“这是我应做的。”
      “不…谢谢。”我轻轻摇头。
      就在此时,楼上传来哐啷一声,似乎是什么东西狠狠相撞。
      我心一跳,飞快地冲了上去,一把推开门。

_________TBC

PS:我!大概!要完结了!!

评论(7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