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

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

|傅红雪×你|《傅红雪的刀》37

37
      我心一跳,飞快地冲上楼,一把推开门。
      “叶开!你从哪来的?窗户?!”
      叶开大喇喇地靠在窗沿上,两条腿随意地交叠搭着,一只手灵活地把玩着飞刀,视线牢牢地盯住小雪。
      小雪只是静静地站在窗旁,握刀的手上青筋突起。我这个角度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只觉得俩人之间的空气似乎都凝结了,一触即发。
      我轻轻地走过去两步,尽量柔声道:“你们聊天呢?…傅红雪?”
      小雪没有回应,浑身线条绷紧。直觉告诉我,现在靠近他会很危险。
      叶开皱眉道:“你一定要去?死也要去?”
      小雪蹙起眉,冷声道:“让开。”
      叶开转动飞刀的动作瞬间停止,缓道:“要是我不让呢?”
      ——死灰般的沉默。
      我往前迈出一步,道:“…我不许你去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的脊背像是被人敲了一锤子,全身忽然止不住地颤抖起来。
      我冲过去扶住他,焦急道:“我天,傅红雪你别吓我!躺床上躺床上,我扶你过去——”
      小雪的嘴唇已经发白,身上不断地在冒冷汗,后背甚至打湿了一片。如果我不扶住他,他肯定已经哐当倒在地上。
      我正想圈住他的肩膀,小雪却一把推开了我,力度之大使他自己也跌倒在地上。
      我再上前,连声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…别害怕,我在——”
      小雪全身都在发抖,但他还是死死抓着刀,这柄刀就像是有某种奇异的魔力,无论何时何地总能使他镇定下来。
      漆黑的刀鞘,漆黑的刀身,刀光却是雪亮的,像一束闪电。
     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。等我反应过来,刀锋已经抵住脖子,我甚至都能感受到金属冰凉的触感。
      脑子当场空白,完全不敢移动一分一毫,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的眼睛,喉咙像是被哽住,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      小雪的目光中夹杂着压抑的痛苦,字不成句,道:“走开…”
      只听“叮”的一响,小雪手里的刀,突然断成两截。
      折断的半截刀锋,和一柄短刀同时落在地上。一柄三寸七分长的短刀。一柄飞刀!
      小雪霍然扭头,瞪着叶开,嘶哑着声音道:“是你?”
      叶开点点头,道:“是我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厉声道:“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马空群?”
      叶开道:“因为你本来就不必杀他,也根本没有理由杀他。”
      叶开脸上露出那种奇特而悲伤的表情。
      小雪瞪着他,目中似已有火焰在燃烧,道:“你说我没有理由杀他?”
      叶开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厉色道:“我一家人都已经死在他的手上,这笔血债已积了十八年,他若有十条命,我就该杀他十次。”
      叶开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,道:“你错了。”
      小雪道:“我错在哪里?”
      叶开道:“你恨错了。”
      小雪怒道:“我难道不该杀他?”
      叶开道:“不该!”
      小雪道: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  叶开顿了顿,道:“因为他杀的,并不是你的父母亲人,你跟他之间,本没有任何仇恨。”
      这句话就像一座突然爆发的火山。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说的任何一句话,能比这句话更令人吃惊。
      叶开凝视着小雪,缓缓道:“你恨他,只不过是因为有人要你恨他!”
      小雪全身都在颤抖。
      若是别人对他说这种话,他绝不会听。但现在说话的人是叶开,他知道叶开绝不是个胡言乱语的人。
      叶开道:“仇恨就像是一棵毒草,若有人将它种在你心里,它就会在你心里生根,它并不是生来就在你心里的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紧握着双拳,终于勉强说出了三个字:“我不懂。”
      叶开道:“仇恨是后天的,所以每个人 都可能会恨错,只有爱才是永远不会错的。”
      小雪突然冲过来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,怒吼道:“你说谎!”
      叶开笑得更凄凉。他没有否认,小雪当然也看得出他绝不是说谎。
      十八年前,白夫人因妒忌花白凤,将她生下的孩子调包,却又觉得白家人都应一身正气立于江湖,于是把这个孩子交给一位姓叶的好友养大,教这孩子拜李寻欢为师。
      李寻欢从小就告诉叶开,仇恨所能带给一个人的,只有痛苦和毁灭,爱才是永恒的。他告诉叶开,要学会如何去爱人,那远比去学如何杀人更重要。
      而傅红雪,没人知道他的身世。
      这的确是个悲惨的故事,叶开一直不愿说出来,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的真相,一定会伤害到很多人。
      伤害得最深的,当然还是傅红雪。
      小雪已松开了手,一步步往后退,似连站都已站不住了。
      他本是为了仇恨而生的,现在却像是个站在高空绳索上的人,突然失去了重心。
      仇恨虽然令他痛苦,但这种痛苦却是严肃的、神圣的。
      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很可笑,可怜而可笑。
      他从未可怜过自己,因为无论他的境遇多么悲惨,至少还能以他的家世为荣,现在他却连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都不知道。
      叶开看着他,目光中也充满了痛苦和歉疚。
      叶开黯然道:“我本来的确早就该告诉你的,我几次想说出来,却又…”
      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,小雪也没有让他说下去。
      小雪的目光一直在避免接触到叶开的眼睛,很快地说出两句话:“我并不怪你,因为你并没有错…”
      小雪迟疑着,终于又说了句叶开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话:“我也不恨你,我已不会再恨任何人。”
     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,他已转过身,走下楼去,走路的姿态看来还是那么奇特,那么笨拙。他这人本身就像是个悲剧。
      叶开看着他,并没有阻拦,直到他已走下楼,才忽然大声道:“你也没有错,错的是仇恨,仇恨这件事本身就是错的。”
      小雪并没有回头,甚至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这句话。
      但当他走下楼之后,他的身子已挺直。他走路的姿态虽然奇特而笨拙,但他却一直在不停地走。
      他并没有倒下去。
      有几次甚至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要倒下去,可是他并没有倒下去。
      叶开忽然叹了口气,喃喃道:“他会好的。”
      我回过神来,迅速爬起来:“这样怎么可能会好啊!”,随后咬牙追了上去。

________TBC

PS:我我我想了好久,一直觉得有问题,但再不发上来就拖了。知道很烂,捂脸逃走…明天估计就能完结,多谢大家的支持!!

评论(3)

热度(22)